首页>>好书推荐

[好书推荐]2017年第12期 总第016期(2017“书,享荐你”活动专题图书推荐)

2017-12-29 16:38   阅读数:1463

读书是搜集和汲取知识的一条重要途径,一本好书,可以影响人的一生。图书馆携手学生处联合开展以“悦读•趣读•享读”为主题的“书香兰大”阅读节系列活动之“书,享荐你”书评征集活动圆满结束,现将获奖者推荐的书目呈现给大家,欢迎借阅。

1、《看见》

书名:《看见》

出版社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
出版年:2013

定价:39.80

索书号:I253.7/62

这个世界不缺少美,也不缺少发现美的眼睛,我们常常被事物的表面现象蒙蔽,无论是做学问还是科学研究,都要以严谨的态度去探索。突破人性的缺点,心无杂念,才能有所造诣。她曾说,“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和坏人,只有做了好事的人,和做了坏事的人。”中国需要白岩松、柴静这样敢于说话,敢于说直话的人,正是因为他们一代代新闻媒体人的不懈求真,才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,才使优秀文化传统得以传承,使人们更多地思考孰是孰非,思想的本质是不安,推敲才会出真理。

2、《呼兰河传》

书名:《呼兰河传》

出版社:人民文学出版社

出版年:2001

定价:26.00

索书号:I246.5/13I3-4

茅盾说《呼兰河传》是一篇叙事诗、一片多彩的风土画、一串凄婉的歌谣。在我看来,它更是一碗血,一捧泪,一道光。还是一首泪唱的曲,一曲血铸的歌,一幅苦难点缀的画,一次人生无言的叹息和哀歌。

3、《天朝的崩溃》

书名:《天朝的崩溃》

出版社:北京: 生活•读书•新知三联书店

出版年:2014

定价:59.00

索书号:K253.07/2-2

读完本书,“无力”二字在脑海中萦绕不去,即使没有那些“奸臣”,即使皇帝再贤明,战争的结果都是失败。而战争的不可避免,在两种文化的鸿沟中体现的淋漓尽致,“天朝上国”离这个世界,已经太远太远。一百年前的人们看似滑稽的做法,离我们很远,又离我们很近。历史永远是一根看不见的线,连接着过去与现在。

4、《三体》

书名:《三体》

出版社:重庆出版社

出版年:2008

定价:23.00

索书号:I247.55/7/

《三体》这部作品除了极高的文学价值外,同时也具有很深的时代意义。十几年前的人类热情而好客,向宇宙深处发出寻找玩伴的呼喊,通过金属名片暴露太阳系的坐标,渴望与外星“朋友”的友好交流。或许真正如刘慈欣在书中所言“黑暗森林中有一个叫‘人类’的傻孩子,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喊:我在这儿我在这儿!”或许林间潜行的猎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个傻孩子,如果真是如此,这又或许是自人类降生于地球以来最幸运的事情……如今的人类比以往更加理性,这部作品将改变人类探索太空的方式,毕竟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,尽快把“自己脚下的火”灭掉才最安全。

5、《我与地坛》

书名:《我与地坛》》

出版社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

出版年:1993

定价:6.45

索书号:I217.2/80

我们的恐惧和迷茫在一个“轻”字,忽略了身边的温暖,小瞧那些不起眼的人或事,不敬畏那些“老生常谈”,低估自己或者轻易放弃自己……史老说:“要求意义就是要求生命的重量。”生命的重量,于我而言,是不为任何诱惑而改变的,是愿意用一切哪怕是生命去捍卫也不可放弃的。“生命的价值就在于你能够从容镇静地去欣赏这过程的美丽与悲壮。”我们对待生命的态度应当是——热爱。热爱你经历的幸福与苦难,热爱每个出现在你生命里的人。

6、《陆犯焉识》

书名:《陆犯焉识》

出版社:作家出版社

出版年:2014

定价:38.00

索书号:I247.5/871I13-2

尚未佩妥剑,转眼已江湖,愿历尽千帆,归来仍少年。但是在这本书中,对这句话我是不敢苟同的。焉识尚未过足公子哥的瘾便被投入荒地,如入江湖。遭罪一场,生死一场,历尽劫数后终于回归,面容可怖,心境却大不一样。我愿每个归来的人不是只有少年般纯粹明快的心,而是要带着被多年的沧桑岁月磨砺出老茧的灵魂,带着智慧的柔光,带着始终不变的念想。不是少年,胜似少年。

7、《死亡的脸》

书名:《死亡的脸》

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

出版年:2016

定价:45.00

索书号:R339.3-49/1-2

疾病,死亡,都是人生旅途上黑暗的幽谷。Nuland 医生的这本书告诉我们,死亡的脸,有着生命的表情。当我们真切地面对了死亡,了解了死亡,我们方可从容地在人生旅途上留下踏实的脚印,最终用我们自己的方式走过幽谷。

8、《幽灵的节日—中国中世纪的信仰与生活》

书名:《幽灵的节日—中国中世纪的信仰与生活》

出版社:浙江人民出版社

出版年:1999

定价:49.00

索书号:B929.2/65

同时生与死的观念在这个故事中也有体现。在大多数人们的认知中生和死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。当死者逝去便脱离了与现世的联系,不再与现世的人有任何关系。但中元节便打破了这一认识,鬼节是为逝去之人而产生的,是在生与死之间架起了一道可以互相沟通的桥梁。无论是放河灯还是盂兰盆会都是为逝者而设,都体现着生者对死者的美好祝愿和希冀,此时阴阳似乎不在两相隔,而是融合在了一起,不同的只是一个空间上的问题。来世一直也是佛教关心的问题。人死后会向何方?以什么样的形式?与现实是否还有联系?都是其围绕的主题。人们普遍相信人死后也有灵,希望用可以普渡的形式来纪念与祝愿死者。亡灵也不再仅仅是亡灵,更成为了被生者怀念的对象。人对于亡故之人的看重,对死亡的看重从另一层面看来便是对现世的看重。有一种说法:死,是生之起点,是人生最终萌芽的地方。因此,看重死,便是看重了自己的来源,自己的根,自己的归处。

图书馆二维码